当前位置:首页 > 学生工作 > 学工通知

“学习雷锋,做有情怀的人”系列之征文大赛作品

发布日期:2017-03-28

看见你的美,记住你的美

        诗云:“烟花三月下扬州”,那朦胧的烟雨,锦簇的繁花,错落的楼阁,数百年后仍能感受到那无尽的繁华,如今的扬州更是一片古典与现代结合,繁华与优雅结合的景象。其实不止扬州,整个江南都在这春回大地的时节充满着生机与活力,花开大地,锦绣千里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我们这次却不是下扬州,而是到了阳澄湖,这个以阳澄湖大闸蟹闻名全国的地方,却曾是我们一度拒绝的,偏僻的角落,欠缺的交通,似乎一夜之间夺走了我们身边的一切美好体验。不过在这里却发现了独特的美丽,而这份美丽也定将与阳澄湖共永恒。这就是当代“雷锋”留下的足迹。雷锋是我们民族的精神丰碑,三月是学雷锋月,走在校园的小路上,发现许多标语,想想自己也该去做点什么。在植树节当天,学院组织了植树活动,中午下起了蒙蒙的细雨,但是下雨也没有阻挡大家的热情,大家齐聚在学校的草地上,齐心协力地种下了每一棵树,挖坑、植树、浇水,每一步都谨慎小心,像照顾一个婴儿一样照顾着这个初生的小生命,寄给了它无限的希望和美好的祝愿,数年后这一片荒芜的地方便会充满着满满的生机,世界也会因为这小小的一笔变得更加美好,我们也在活动中体会到要充满对自然的崇敬和对生命的热爱,小树会伴随着我们共同成长,见证着我们的喜怒哀愁和我们走过的每一段路。

        雷锋精神在阳澄湖边绽放出了美丽的繁华,它会如同星星之火,形成燎原之势,也会如同一股春风,吹遍每个人的心间,让我们去看见每个雷锋精神的实践者,看见他们的美,记住他们的美,传承他们种美,为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和这个星球的未来付出一份力量。

盛世繁花,等你相遇

        迎面而来的初春的微风,如童年的记忆般纯净,夹杂着寒梅未退却的冷香和微微桃花色,拂过衣角和发梢。

        田上有一片花园,没有惊艳的牡丹和玫瑰,只有遍地的紫云英和二月兰,春风初过,细水恬流,她静静长,有云,静静飘过。

        在优柔的时光里轻易迷醉,身畔萦绕的,升华着,点点丰赡而暖馨的光芒,在早春木兰的细语里,点点滴滴,都渗透着静谧的欢喜。

        于早晨的瀼瀼露水中醒来,清风正缓缓绕过草地。去看一弯苁蓉的清溪,它潺湲潆洄,去一片花木扶疏的草地,躞蹀于绿竹猗猗的幽径,寻一场盛世繁花的相遇。

         时光静好,与君语。

        于午后的暖阳轻恻中徘徊,散去了早春料峭的空气,阳光已把春风渲得微暖。

        蝴蝶在天朗气清的空气里翩跹追逐,叹一场少年清欢,意气风发的眷恋。他们在温暖的早春牵着纸鸢,在明澈的湖边婉儿轻盈。

        爱看一树一树的花开,在午后到晚霞之间,短短的时间,短短的绚丽,只有那一刻,初春的那一刹那,一抹斜阳把如玉的花瓣,都染成温柔的缃色,定格在时间里,聆一言梦幻的低语。

        细水流年,与君同。

        慢慢的时光,晃到黄昏的时刻。冬与春的交替,黄昏是与众不同的。它携了冬的冷,也染了春的暖,它在云层里发亮,直到夕阳陨落,初月升起。

        夜幕上挂了一轮明亮的月亮,月光之下,大片盛开的鲜花沁了白色,好像细密的雪珠泛出迷濛白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夜风轻蕴,呢喃着月光的呓语,流泻在似水的月华里。锦瑟无端五十弦,时光的低吟浅唱,流年轻描淡写,谁在岁月的河流里淡了痕迹,又有谁守在记忆里,不曾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 但逢华灯初上,看尽繁世浮华夜影星蓝,愿洗尽铅华,执君之手,携君白首。一弦一柱思华年,曾相牵走过那些青春岁月的人,如今是否还在相守。

        岁月静好,与君老。

        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初春的早晨是清秀的,揉着风,揉着温柔的岁月,轻易地缠绵进柔软的心底。

        初春的午后是温柔的,阳光的温度正好,不似冬的冰冷,不似夏的焦灼。她轻轻挥洒一点光芒,便涉履了我青春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初春的夜是清灵的,它流泻的月华为婆娑的树影披上纱衣,朦胧地笼罩着悲伤与思念。总要在夜里回忆一曲,展望一曲,还好春意轻轻,梦里,全是温柔的思绪。

        要在芦苇荡便走一走,看风里的飞絮。

        要在暖暖的午后沏一杯茶,听花开的细语。

        那是只属于初春的风景,那是只属于初春的声音。在这样的时刻,总会相信,无论身处何处,都能邂逅一点,缃色的光景。

        我会等在这里,静静的,等一树花开,等一场呓语。

        早春的倩影,孕育着生命,孕育着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 孕育着一场盛世繁花,等你相遇。

 小谈初春

        二月下旬开学来到学校,上高铁的时候天刚蒙蒙亮,下车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。窗外飞一般的风景,我就这样从冬天来到了春天,从满天飞雪的东北来到了春林初盛的江南。

       人们形容春天的词汇大都是美好的,像是春暖花开,柳暗花明,欣欣向荣……我想是因为春天接替着冬天,就代表着苦难、困难、厄运的过去,美好、顺利、好运的开始,代表着人们对温暖、阳光的期待。在从前的很多年里,我都一成不变地在北方迎春,如今换了水土,正值江南的初春,便要思考一下那么多赞美春的词语究竟讲的是哪里的春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北方的春天来得较晚,打春后大约要过两个多月才看得到冰雪消融这么一点春的迹象。可能由于这里的冬天来得猛烈,北风呼啸;历得漫长,天凝地闭,所以衬得出冬天过后的春意盎然;冰雪消融过后的春草初生;寂静空灵过后的鸟声啾啾;天地一白过后的满园春色。

        与南方不同的是,北方的冬天与春天之间有一个过渡的时期,在我看来这个时期既不算冬天也不算春天。这期间里北方的人们明明在很足的阳光下也感受不到有多暖和,因为化雪总比下雪冷,道路上会泥泞,行人要小心行走,有时一辆车过去会将一身白衣溅得面目全非。可能由于冬天太过酷寒,大地一时无法缓和过来,所以需要这样一个时期让万物适应。

        相较于北方的春,江南的春就温柔的太过。看过一句形容江南的话“烟柳繁华之地,温柔富贵之乡”。如今身处此地,真是觉得前人的语句再贴切不过。江南出芳草鲜花,才子佳人,出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,自然也出温婉细腻的春。

        上学期期末的时候,已然是江南最冷的时月,可窗外依旧绿意不减,丝毫没有叶子枯黄凋落的迹象,即使下了雪基本上也是落地即化的景象。江南有水乡之称,巨大的储水量使得这里冬春之间的过度平缓而有序。温度慢慢升高,花儿悄悄吐芳。转眼之间,已是花红柳绿,鸟语花香的盎然景象。于是许许多多的闲情逸致在洒满阳光的午后,奔出屋外,陶醉在一年之初的早春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 无论何处的春天,总是会暖过冬天,阳光足过冬天,生机勃于冬天。不分南北,春天都值得夸赞,值得欣赏,值得珍惜。初春是一年之计,希望在路上的人都能够春种秋收,满载而归。